第521章 搅局者

松江府衙。

万申吉看着放下书信,沉默不语的魏知府,心中不觉有些怀疑,李县令的这封信,还有自己带来的五百兵马真能让知府大人做出如此冒险的决定,派守护府城的数千精兵外出平乱?

就在他觉着连自己都没法说服时,魏梁终于有了反应,缓声道:“兹事体大,本官觉着还是要问过廖都统的意思后才好行事。”说着,都不看面露惊讶的万申吉的模样,就叫来了人,让他去一趟城中军营,把廖清辉叫了来。自打江南乱起后,廖清辉及其麾下的山字营所部都被魏梁请到了府城守备。

不一会儿工夫,甲胄齐整的廖都统便铿锵而至,一见了魏梁,便急声道:“魏知府,可是又出了什么变故?”说着又扫了眼万申吉,他带来的几百兵马还被挡在城外呢。

魏梁点点头,就把李凌信中的意思说了出来,然后征询道:“廖都统,你也和那些叛军有过交锋,觉着能主动出击,平定叛乱吗?”

廖清辉稍作沉吟,昂首道:“倘若如今江南的叛军真就那点能耐,我倒是真有把握把我松江府境内的所有叛军迅速扫平……”

“不是光一个松江府,还有江南各地的乱军,还需要你前往金陵,解当地之困。”魏梁忙补充了一句,这却让廖清辉皱起了眉头:“就传来的各地军报来看,此番之乱足有数十万,即便都是乌合之众,以我山字营三千兵马怕也不可能做到平定所有啊。”

万申吉连忙解释了一句:“廖都统,我家大人的意思是以山字营为契机,帮着周围其他州府迅速平定乱局,然后拼凑官军,化零为整,如此便可合我江南官军之力平息乱局了。”

“唔,这倒是个办法,论作战,那些前两日还是农夫闲汉的乱民自然不可能是我官军的对手。”廖清辉就事论事地点头认可,但随即又提出了一点担忧,“可是如此一来,所要消耗的时间就极漫长了,没个两三月时间我怕是回不来,若这中间又有叛军对府城发起攻击的话,就凭你带来的这点兵马真能守得住?”

顿了一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此时,府城内都还有罗天教的内应存在,难保他们不会传递消息出去,从而给松江带来更大的威胁。魏知府,这些隐患可不能不察呀。”

“本官明白,但本官更清楚的是,若再不尽快平乱,一旦乱军坐大,江南局势就愈发不可收拾,到时我们真能守得住?”魏梁忧心说道,这一点他和李凌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

别看现在的江南已因乱民四起而一片狼藉,可事实上危机才刚起而已。乱民数量其实并不大,还没能到攻城拔寨的地步。另外,各乱军间也缺乏必要的联络,无法形成统一的指挥,真就是一盘散沙。

可一旦给足了他们时间,随着他们不断壮大,攻入一些县城,夺取城中粮草兵器还有人口什么的,那他们的实力就会得到几何倍数的增长。到那时候,他们底气足了,联络有了,还有了战斗经验,官军再想以少胜多,可就要比现在难上无数倍了。

万申吉又好奇地看了眼魏知府,他居然如此认同自家大人吗?还是说他二人间的关系竟真到了无分彼此,完全信任的地步了?虽然早知道二人有着师生关系,可这等感情也超过绝大多数的师生了吧。

怪不得大人在做安排时如此笃定,他二人虽分于两地,但心却是使在了一处啊!

有了魏梁的这一番说项,廖清辉也更加重视起眼前局面来,其实作为一个军官,他自然也是希望带着手下兵马建功立业的。以往江南一片承平倒是没有机会,现在乱起,机会不就来了吗?

不过他还是有所犹豫:“魏知府,你的顾虑确实在理。可府城的安危交给他们真能守住吗?”

“他们刚刚就以区区一千新兵在华亭县城外正面击溃反军三千,所以本官以为若只是坚守的话,他们这五百人是足够了。至于你担心的城中存在的罗天教隐患,本官也已决定先一步将他们拔除了。当此非常之时,也顾不得是否有所冤枉了,先把有嫌疑之人拿下,到时慢慢再作甄别便是。”

刚才一边看信,魏梁一边也已想出了一些对策来,此时一一道出,便是廖清辉都连连点头认同:“魏知府考虑的是,其实这点我也早就想办了,有些人嫌疑巨大,必须拿下!”

“那就烦请山字营的将士们再帮本官一把了,把这名单上的人全数拿捕,但有敢反抗者,格杀勿论!”魏梁这时也显出了自己的魄力来,说着,便把早准备好的一份名单递了过去。

廖清辉接过一扫,再一抱拳,便又铿锵地转身而去。而一旁的万申吉见此,更是精神一振,知道事情已经定下,自己将带人暂时驻守府城,为山字营接下来的主动出击安定后方。

魏梁则冲他一笑:“万大人,你这就去城外把人马带进来,等廖都统回来,你与他们进行交接,我府城安危就交托于你了。”

“是,下官定竭尽所能,守得府城平安!”万申吉立马抱拳施礼,大声应道。

这一日,本来还颇有些安定的松江府城内连续起了数桩变故,本来只在军营和城门处驻守,最多派几支人马巡视城中街巷的山字营官军突然大举出兵,直入城中几户有名的富家,将其家中男女老幼尽数捉拿。

当时,有些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的豪门家奴还待理论反抗,结果没说两句重话,就被带队的军官抽刀砍翻。霎时间,这一门上下全都噤若寒蝉,再无一人胆敢多说一句,只能乖乖受缚。

而在捉拿这些家伙的同时,还有兵将在外,大声向往来和围观的百姓们道出了这些人可能是罗天教叛逆身份的说法,如此一来,自然没人再敢议论,甚至多半人都惊慌地逃散,再不敢围观热闹了。

只两日间,府城内就有四十二家富户被军队破门拿人,着实在城中带起了不小的风波。而在许多人看来,这其中有不少富户所以落得如此下场,只怕未必真就是和罗天教有关,而是他们这些日子对知府大人多有不恭,遭到清算了。

别看前段时日知府大人拿下杨同知等下属已真正掌控府衙之权,但其实在府城内,他的威信还不是太足。毕竟他初来乍到,在此地全无半点根基,本地诸多世家富户还真未必把这么个知府放在眼里呢。

甚至民间都有说法,前些日子大雨连绵,可能造成河堤有损而知府大人想向城中富户筹措些银两加固堤坝时,还被他们顶了回去,有些人更是连知府大人设下的酒宴都没去,这是摆明了不给他任何面子了。

本以为这口气知府大人只能生咽下去,又或是得等几年后才能还击。可结果,才不过一个月,来自知府大人的报复就来了,光那几具被当场格杀的富户豪奴的尸体,就足以说明问题。而那些自以为是的富户们,这回想要回家,怕是要大大的出把血了。

当然,这些只是民间百姓的浅陋看法,而对于曾当过官,如今致仕回乡,有些见识的人来说,他们就从此番变故里看出了更多东西。恐怕这一回知府大人是孤注一掷,不但要彻底掌握府城,成为说一不二的存在,更要乘机在这场席卷整个江南的大乱中立下难得的功劳了。

而就在这一片议论和不安中,拿下所有可疑之人的山字营正式离城,而府城的守卫之事便落到了万申吉所带的这五百新兵身上。

山字营离城的当夜,一只信鸽扑棱棱直飞天际,在三日后,鸽子便把这一消息传到了某处据点,落到了赵成晃的手上。

在看过纸上言简意赅的文字后,赵成晃本来还有些得意的脸色瞬间就变得一片阴沉:“居然有一支官军从局中脱困出来?魏梁,这回我还真小瞧了他,竟有此魄力,敢把他松江府的守御力量给放出来!”

口中虽然念叨的是魏梁的名字,但他心里却更明白一点,造成这一后果的,根子还在华亭的李凌身上。就是这家伙,莫名其妙地弄出一支军队来,才打乱了松江的所有布局。

而更让他咬牙切齿的是,这个搅局者,还是自己一直都想铲除的目标。可李凌就是命大,多少次了,连在西南都杀不死他,现在成了真正的心腹大患。

“不能再放任他逍遥了,既然他分了兵马去松江府,身边守备必然减弱,那我就先杀了你!”想到这儿,赵成晃立马回到桌前,取过纸笔,飞快写了两封密信,再叫来心腹,嘱咐道:“把信送去松江府,让那里的兵马不顾一切,先拿下华亭县!还有,这一封密信送去给鬼护法,就说当日的人情可以免去,只要他能帮我除掉上头的目标!”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寒门巨子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