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_第177章 再去YN

过了一阵后,我肯定的对舒蓝说:“小媳妇,如果你真转到我们班的话,我们一定可以成为同桌!”

舒蓝有些诧异的问我:“为什么?”

我说:“我们班主任我认识,说起来,我还挺想跟你像初中那时同桌呢。”

“切。”

舒蓝幽幽的说着:“你是想像初中那时趁机摸我腿吧!”

我理直气壮的说:“以前咱们只是同学,但现在不一样了不是……”

舒蓝立即说:“那我可不能跟你这坏无赖一起同桌了,否则肯定会每天上课都占我便宜!”

“好了小媳妇,说真的啊,你什么能回来上课?”

“嗯……我外婆给我办理的入学通知是在星期五,我是星期三晚上的火车。”

“成。”

……

跟舒蓝聊完电话后,我也对以后的学校生活充满了期待。

不过,回到家里后,沈菲就诧异的看着我说:“辉,刚才你在打电话啊?”

我点头说:“是啊,你怎么知道?”

“刚才我打给你,提示的正在通话中。”

说着,沈菲就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对我说:“过来,我给你说个好消息。”

我“嗯”了一声,然后就坐到了沈菲旁边。

原来,沈菲要给我说的好消息,就是她已经买好去云南的票了,而且出发时间就在明天傍晚。

之前沈菲跟舒蓝打过电话,告诉她我们要过去后,她就准备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只是我那时候正好在跟舒蓝通电话,所以没打通。

再去云南,我肯定是赞成的。

但现在可不是暑假或者寒假,作为一个学生的我,自然得给老师请假。

我有黑狐的电话号码,在吃完晚饭后,我就给她打了通电话过去,她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刁难我,我说家里有事儿,她就直接给我安排了假期,让我早点回学校。

当然了,她肯定是不相信我“什么家里有事儿”的借口,于是她就多问了我一句。

我没太在意,直接就跟她说了是要去云南。

结果黑狐的第一反应却是“你也要去云南?”但嘀咕了这么一句话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一晚无话,第二天我又跟我爸打了通电话,告诉他这周就不回家了。

我爸打趣我说,我最近有哪周回了家的?除了上次带沈菲我家。

我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含糊的跟他说有空会回来。

只是在挂电话前,我爸还问了我一句是不是跟沈菲住在一块儿,我没有瞒着他,告诉他是。

于是我爸就问我要不要钱,他给我打在卡上。

我说不用,因为我的银行卡还有几万块钱,都是之前混的时候留下来的场子费。

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沈菲就收拾出来了一个小背包,招呼着我出发去火车站。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上车没多久,沈菲就问我想不想快点见到舒蓝,我当然是说想了,沈菲说她也挺想见舒蓝的,如果以后都在二中上学就更好了。

我纠正她说,本来以后我们就都在二中上学了,还有啥什么更好的?

沈菲只是冲我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差不多四十来分钟的样子,我们才到火车站。

在候车大厅等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才通知可以进站了。

沈菲买的是两张卧铺的票,在同一个车厢的同一个房间里,而且还都是下铺。

这种下铺票如果放在什么节假日的时候,是很难买到的,不过现在都是大家上班和上学的时间,很多卧铺车厢的房间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而我和沈菲所在的地方,也就只有我们俩人。

车程一共二十个小时左右,我和沈菲坐在窗边等火车启动没多久,就躺在各自的铺位休息了。毕竟是差不多快一整天的旅程,这种长途火车是最伤人精神的。

晚饭就在火车的餐车车厢里解决,晚上的时候,我和沈菲就坐在一块儿聊天。

不过我发现沈菲每说几句话就会拿出她的手机看上两眼,持续了快一个钟头了。

于是我忍不住问她看手机干啥,是不是有人给她打电话。

沈菲立即摇了摇头,说只是玩手机玩多了,都已经成习惯了。

但我觉得她还是在等电话之类的,就说反正火车里也没信号,有啥事儿等明天到了再打过去不就行了么。

结果沈菲却是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还说:“对啊,车厢里又没信号,我瞎担心干什么……”

“担心?”

我捕捉到了沈菲话里的关键词,沈菲连忙摇头说:“没什么,我只是担心蓝蓝现在给我打电话,万一没接的话,就误会了。”

我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因为沈菲的说法很说不通。

按照之前她告诉我的事情来看,她是给舒蓝说过我们要过去的,而且舒蓝也给我打电话证实了这点。

那么舒蓝也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才到,就算是给她打电话,为什么非要选在我们在火车上的时候打?

再说了……我和沈菲一起过去的话,舒蓝应该是给我打电话的概率大一点吧?

我觉得沈菲是有啥事儿没说,就认真的看着沈菲说:“菲姐,之前我们是不是说过。”

“干嘛,这么认真啊?”沈菲看着我,说:“你要说什么?”

我严肃的说:“我记得那天我们和好的时候说过吧,有什么事儿,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对不对?”

“是啊。”沈菲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指着她手机说:“那你刚才……”

“我就是担心舒蓝误会我不接电话而已,你别放在心上啦。”

可沈菲还是坚持她之前那套完全说不通的说辞,随后,就过来我的床铺上,在我旁边坐下。

她小声说:“辉,我记得你说过……舒蓝她也是不乐意看到我们俩在一起的吧?就像我会在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吃醋一样。”

我愣了愣,说:“是这样说过……”

沈菲接着说:“那么以后呢?我们在同一个学校,你毕竟只有一个人啊。”

沈菲的话,无非就是在问我,以后要怎么处理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的回答也只有不知道。

其实在前段时间的时候,我就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了,可还是那样,沈菲跟舒蓝,冷落了任何一人,我都会不舍得。

那么所谓的“不知道”,也只是在逃避这个问题而已。

再过几天,舒蓝跟我们一块儿回了二中上学之后,我总得像沈菲说的那样面对这个问题不是?

我仔细的想了想,但最后给沈菲的答案还是那句话:“菲姐,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样啊。”

沈菲也没有失望什么的,反而还是朝我笑了笑……

一直到晚上很晚,因为车厢的颠簸,我一直没有睡着。

躺在床上,我心里在想着沈菲问我的那个问题,也是我很快就会面对的问题。

可这样的问题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直到凌晨的时候火车在一个站口停下,我才渐渐入睡。

但,仍然没有答案。

第二天醒来,我们的运气不是很好。

在火车驶进云南境内的时候,窗外就已经下起了大雨,沈菲感慨说,幸好她准备好了雨伞,否则我们下站的时候就得成落汤鸡了。

下午三点,出站。

我们的东西不多,就沈菲在家整理的那个小背包,于是在火车到站的第一时间,我俩就下了车。

沿着铁路往出站口走,结果我立马就看见了一个熟人正从我们前边的一个车厢上下来。

“黑狐?”

我喊了她一声,黑狐也是背着一个背包,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也看了看沈菲。

“你也到云南来了?”我问了她一句。

黑狐笑了笑,说:“你跟我请假的时候我就在诧异,怎么你也跑到了昆明。”

我如实说出:“就过来接个人,以后还可能是我们班上的同学。”

黑狐有些感兴趣的对我说:“那就是我以后的学生咯?”

我点头说:“嗯,对了,你是过来干什么的?”

“我?”

黑狐收起了笑容,然后瞟了眼沈菲说:“以你现在的身份,怕是不方便告诉你吧?”

我一时间没明白她的意思,就说:“我现在有啥身份,都没有在道上混了。”

黑狐朝沈菲撅了撅嘴,说:“喏,狮子门的女儿是你对象,我还能说我们迷狐内部的事情吗?”

我看了眼沈菲,正想跟她解释沈菲没有管狮子门的事情时,黑狐就转身走了,而沈菲也拉住我的手说:“辉,算了吧,反正你也不混道上了,就别关心道上的事情了。”

我心想也是,就朝着黑狐走去的另一个出站口走了过去。

走出火车站,沈菲就让我给舒蓝打个电话,说我们马上就去官渡古镇,到时候我们直接就在小镇里见面就行了。

我给舒蓝将电话打了过去,并按照沈菲说的一样告诉了她,舒蓝说她现在就带着东西出门,肯定是比我们先到小镇的,等我们到了再给她打电话。

挂断电话,我和沈菲就打车去了官渡古镇。

火车站离镇子那边不算太远,十几分钟就到了。

我们直接就在镇子门口下了车,我正打算摸出手机给舒蓝打电话的时候,旁边就有个女人的声音叫了我一声,不是沈菲。

“杨林辉!”

我转头看过去,是唐语蜜。

喜欢我的同桌不太纯请大家收藏:()我的同桌不太纯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