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_第178章 雨时重逢

唐语蜜看上去跟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即便是渐渐开始转凉的秋天,也穿着感性的衣服。

不过,唐语蜜的外表却是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可能连和她熟悉的人都看不出来。

但我看出来了,因为那地方是我特别观察的。

她的腹部,已经开始微显凸出了,虽然还不是很明显,但是比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要大了许多。

看来,唐语蜜的确就是像她所说的那样。回到云南,安心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不过我有些好奇的问她,为什么她会在官渡古镇这边。

唐语蜜说,她向家里要了些钱,把上次我们住的那个云杉客栈给卖了下来,现在她就是那家客栈的老板娘,每天看着店,在古镇里走走,挺轻松的。

我和她随便聊了一会儿,但因为沈菲就在我旁边,我们不敢聊得太深入。

比如我们以前那种身体恋人的关系,自然是不好在沈菲面前给说出来了……

不过沈菲跟唐语蜜也是朋友,打了招呼后,她就感兴趣的摸了摸唐语蜜的肚子。

唐语蜜笑着打趣她说:“沈菲,怎么样,我这大肚子还没大起来,可能也比你那平匈大吧?”

沈菲少见的没有去跟唐语蜜彼此互损,而是好奇的问唐语蜜:“宝宝在肚子里的动静你能听见吗?”

“当然可以啦!”

唐语蜜笑着说,同时也把沈菲的手放进了她衣服里:“你摸这里看看,是不是有感觉?”

“好像还真是啊!”

沈菲连连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手给拿出来。

她对唐语蜜说:“唐语蜜,我这干妈的位置可是要定了,你的宝宝以后必须得叫我干妈!”

沈菲好像对唐语蜜的孩子挺感兴趣似的,可能女性就有那种天然的母爱光环吧!

不过唐语蜜也没拒绝,答应了沈菲之后,还转头看向我说:“喂,杨林辉,沈菲都是我孩子的干妈了,你难道不来当个干爹吗?”

我点头说;“可以啊,虽然我不太喜欢小孩子,不过看上去应该还挺有趣的吧。”

唐语蜜想了想后,故意朝我笑,说:“要不你也来摸摸看?”

我连忙摆了摆手,要是我和唐语蜜单独俩人倒是没什么,在沈菲或者熟人面前,我还是不想让我俩的亲近举动让别人给看见,否则我们当初那身体恋人的关系可就要被暴露出来了。

但反而是沈菲在一边对我说:“辉,你这是害羞哥啥啊,让你去感受宝宝的,又不是什么害羞的事情。”

唐语蜜附和着说:“就是,我只是让你把手贴在我腹部上感受宝宝,你要真趁机占我便宜,我马上就告诉沈菲!”

既然唐语蜜和沈菲都这样说了,我也将手放在了唐语蜜的腹部上。

唐语蜜轻轻拉着我的手朝一边挪,找准位置后,问我:“这里是不是有动静了?”

我点了点头,在手心放着的位置,我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股一股的动静在蹭我一样。

“有动静吧?”

唐语蜜问我,我说:“嗯,已经感受到……小宝宝了。”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因为在我说着要把手从她衣服里边抽出来的时候,唐语蜜不再是像之前那样抓着我的手腕,而是以牵手的姿势,跟我握在了一起。

不过她的这个小举动只有很短的一瞬间,很快,她就把我的手放开了。

“对了,你们这次过来是干啥的?不会又是进货吧?”

唐语蜜丝毫没有提她刚才的动作,而是跟我和沈菲问起我们到云南来的目的。

我摇头说:“不是,我已经没混道上了,不信你问菲姐……咦,菲姐?”

我看向沈菲的时候,发现在沈菲的脸色有些难看,于是我连忙就问她怎么了。

但沈菲却是苦涩的朝我笑了笑,然后对唐语蜜说:“没错……他已经没混道上了。”

“你既然没混道上了啊?那可是犀牛会堂主的位置,你能从上边退下来?或者说……你竟然舍得退下来?”

唐语蜜惊讶的看着我,我耸了耸肩,说我本来就不打算混的,既然沈菲已经帮我把沈华那边的矛盾解决了,我自然也没有什么混的理由了。

唐语蜜又问我,那我们这次来云南是干什么的。

我说是见舒蓝的,我们想陪着舒蓝一起回重庆。

话说到此,我才想起我还没有给舒蓝打电话,于是就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过去。

舒蓝很快就接电话了,并且跟我说她就在码头,问我和沈菲到哪儿了。

我告诉她我们已经到达了官渡古镇里边,我正想说我们直接在码头碰面的时候,沈菲忽然跟我提议:“辉,让蓝蓝到唐语蜜的客栈去吧,我们在那儿碰面,晚上也正好可以照顾照顾唐语蜜的生意不是?”

“嗯?可以啊。”唐语蜜也在一边点头。

于是我就问舒蓝还记不记得我们上次来云南住的客栈,我们在客栈门口碰头就行了。

舒蓝说记得,并说她现在就朝客栈走过去,然后挂断了电话。

随后,我们三人就一边聊天,一边朝唐语蜜的客栈走去,当我们看见客栈的招牌时,舒蓝已经在客栈门口等着了。

我正想跟舒蓝打招呼,结果沈菲就突然对唐语蜜说:“唐语蜜,我们去古镇上逛逛,怎么样?”

“好啊,走吧,本来我出门就是逛街的。”

唐语蜜和沈菲暂时离开了,我看着沈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我知道,这一次,她又是在给我和舒蓝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如果说是以前她那种她不在乎我跟不跟舒蓝的心态,我心里可能会稍微好受一点,不会太过纠结。

但现在我知道了沈菲是会对我跟舒蓝在一起吃醋后,我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直到沈菲和唐语蜜撑着伞朝人群走远,我才拿着雨伞继续沿着湿漉漉的小路朝客栈走去。

舒蓝正在朝另一边张望,直到我走到她旁边的时候,她才转过头看见了我,还高兴的把我抱住,说:“老公,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我抱着她的后背正想说话,却发现舒蓝的衣服都有些湿了。

我连忙问她:“小媳妇,你刚才是不是淋雨了啊。”

舒蓝“嗯”了一声,说是出来的时候太高兴,把伞给落下了……

我连忙拉着她走进客栈,当即就朝着柜台的服务员要了间屋子,让舒蓝进去洗个澡,否则得着凉了。

舒蓝也没有拒绝,我们走进房间后,她就去了浴室,而我则坐在屋子里的沙发上等她。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舒蓝才把头发吹干,穿上衣服从浴室里出来,还好她是带着行李箱的,也不怕没有换洗的衣服。

舒蓝跟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差别不大,尽管云南这边也已经入秋了,不过她还是习惯性的穿着清爽的露肩体恤和小裙子。

再加上她上次就染了的褐色长发,很能突出她那小感性的漂亮。

“想我没有?”

舒蓝走出浴室后,就搂着我的脖子跟我碰了碰嘴。

我抱着她说:“可想了,特别是前段时间,迫不及待的就想见我小媳妇呢!”

“前段时间?那就是现在不行了是不是?”

舒蓝抓住了我的语病,立即就装作生气的模样,像以前一样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

我连忙改口说:“不是,一直都很想!”

“这还差不多。”

舒蓝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我旁边坐下说:“对了,菲姐呢?她不是和你一块儿过来的吗?”

我告诉她沈菲刚才跟唐语蜜一块儿出去逛街了,唐语蜜现在已经成了这家客栈的老板。

“下着雨还逛街?”

舒蓝明显不相信,还猜出了跟我一样的想法:“菲姐是在故意给我们制造接触的机会吧?”

“嗯。”

我点了点头。

“那她这样做……应该很难受的。”

舒蓝认真的看着我,并拉住我的手说:“老公,如果是我的话……恐怕我不舍得让你和别的女生单独相处,你是不是……会觉得我特别小气呀?”

我连忙摇头说:“哪儿有,这不挺正常的么。”

说完,我还亲了一下舒蓝的脸蛋,舒蓝也拉着我的手跟我聊天,不再去说我们三人间的纠结关系。

当聊到以后我们又会同校同班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对舒蓝说:“对了,小媳妇,今天下火车的时候我就看见我们班主任了,她今天也到了昆明。”

“班主任?”舒蓝明显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说:“就那个迷狐里的黑狐,我上次跟你说的……暑假我们在这里见过。”

“那她怎么是你班主任呢?她不应该是道上的人吗?”舒蓝明显对黑狐的两个身份有些琢磨不透。

不过我不想多说道上的事情,就朝舒蓝嘿嘿笑了笑,说:“小媳妇,反正她是认识我的,到时候我俩又能同桌了,像初中那样。”

舒蓝夸张的捂住了她的腿,连忙离我远了一些,还一脸嫌弃的对我说:“别!你是不是又想跟我同桌占我便宜了”

我直接就理直气壮的说:“我本来就该嘛!”

舒蓝朝我白了一眼,但也没反抗,只是轻声吐槽说:“真是没救了……”

喜欢我的同桌不太纯请大家收藏:()我的同桌不太纯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