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_第263章 大结局下(完)

时过境迁,距离那次北郊浩浩荡荡的事件,已经过去整整一年有余了。

当初沈华安排在别墅里接头的人是张梦洁和十来个狮子门的人,但是我爸早在来庄园的时候,就已经派部分人去了沈华的别墅。

张梦洁和狮子门的人,通通被控制住了,我们很安全的离开了地下室。

至于沈菲……那个时候她身中三枪的样子真的把我吓哭了,我以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但是送到医院后,医生却给了我一个惊喜,说还好命中的子弹是冲锋枪的子弹,且没有危机到要害,否则三发子弹绝对致命。

可随着沈华的死,狮子门彻底倒台,饶是沈华以前在很高的层面有着种种关系,但人一死,关系还挺什么用?

于是医生给我的惊喜还不到一周,警方就来到了医院,不让我再守着病房,说是因为沈华一家都涉及有毒和黑,即便只是家属也要被判多年的徒刑。

我被赶出去后立刻就去找了我爸,他已经重新组建了兽王会,我觉得他肯定有办法。

可是我爸却朝我摇了摇头……我急得问他,不是动用那么多枪支的事情都被那个吴老胖压下来了么,怎么沈菲的事情不行?

我爸叹了口气,告诉我说,毕竟那天的事情闹得这么多,惊动的不仅是警方,还有北郊的居民。

即便他有关系,那个吴老胖也有关系,总是要有替罪羊的。

所以沈菲和她妈,就成了替罪羊,还有张梦洁、狮子门的人……

不过我爸跟我说,吴老胖会托关系让沈菲的判刑只有一年,理由是沈华家涉及那些东西的时候,当时沈菲还没有成年。

一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所以在沈菲的伤好了后,便被警方带进去了。

而因为那次北郊事件影响大,沈菲被带进去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机会见她一面,包括去看她,也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在一年之后,我却得到了沈菲已经出狱的消息,但沈菲并没有联系我,我尝试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联系到她……

我不得不再一次,做出了那个“放下舒蓝”的错误决定,只是这一次,我是无奈之下对沈菲做出了这个决定。

我很想找到她,告诉她,她在我心中很重要,重要得无可代替,但是我找不到她。

而在那之后,我和舒蓝也重新回归了学校的生活,尽管我爸重回道上,建立起了兽王会,但对我基本没有什么影响。

非要说影响的话,就是零花钱从几十一百块变成了动不动就是好几千上万,时不时会跟王凯这些道上的兄弟喝点酒……

而如今,我的高中生活在经过了不平凡的两年后,却在高三这最后一年里平凡得连作者都不想去写了。

可不是吗,成天试卷试卷的,难不成还要写几道题出来?

拿到高考成绩的那天,李馨雨笑呵呵的对我说:“哥,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和舒蓝姐的成绩只有四分的差别,你们很有可能考到同一个大学!”

“是吗?”

我连忙查了自己的成绩,再过去跟舒蓝确认,还真他娘是李馨雨说的那样。

当时我就问舒蓝,她想去什么学校。

舒蓝想了想后说:“晚上再一起商量吧,好歹填志愿也是大事呀!”

“嘿嘿,我这不想到晚上还有别的事儿么?”

我朝舒蓝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舒蓝却直接白了我一眼,说:“又想那些东西……嗯,快中午了,我们去学校门口的甜品店吃点东西吧?”

“成。”

和舒蓝前往甜品店,要了两份提拉米苏后,就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而甜品店的老板还是跟以前一样,在门口弹唱着周董的歌。

我突然有个想法,对舒蓝说:“小媳妇,好歹我们也算毕业了,要不我借老板的吉他给你弹首歌吧?”

“好啊!”舒蓝点了点头,我就过去问老板借吉他,他也很干脆的借给了我。

毕业季,其实有不少关于毕业的歌曲,但我却选了一首很老的歌。

在我弹完间奏,开始唱“明天你是否会想起”的时候,舒蓝打断了我,说:“喂喂喂,老公,你选这首歌干嘛啊?”

我停下来,说:“这不我们初中高中都是同桌吗?”

舒蓝不满的说:“可这首歌有些伤感啊。”

“嗯……我改改。”

我想了想,说:“那我改成……明天你是否会想起,用那东西儿的你,明天你是否还惦记,说我偷钱包的你?”

“去死!”

舒蓝直接就瞪了我一眼,说:“多久的事情了,你现在还提啊!”

“那我可不管。”

我蛮不讲理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自顾自的按照我改编的歌词开始弹唱。

而除了那两句我改的开头,让舒蓝有些无语外,之后她还是美滋滋的听我弹唱完了。

可就在我把吉他还给老板的时候,我发现袁瑶站在门口看在我,还朝我招了招手。

我过去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袁瑶问我和舒蓝打算上哪所大学,看我们成绩挺接近的,应该会考同一所大学才对。

我告诉她,我们是要考同一所大学,只是现在还没想好。

袁瑶急切的问我多久能给她答复,当时我就有些奇怪,为什么她对我们上哪所大学这么关心。

不过我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她和舒蓝的关系不错,于是我就说,等我们晚上商量好再发短信给她。

袁瑶点了点头,临走之前跟我说,一定要提前给她发短息。

我说了声好,随后就回到了跟舒蓝的位置上。

而在傍晚的时候,我和舒蓝就讨论好了就读的大学,我也第一时间把我们填的志愿通过短信的方式告诉了袁瑶,很大概率会考本地的师范大学。

舒蓝疑惑的问我,我是在跟谁发的短信,我告诉舒蓝说,是袁瑶,估计是想和她上同一所大学。

舒蓝没有怀疑,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就考试憧憬着今后四年的大学时光该怎么渡过了。

而就在当天晚上,我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虽然手机上显示的只是一串数字,但一看内容我就知道是谁了。

短信内容是:“就知道你们的成绩肯定是来师范大学,嗯……作为你们的学姐,我已经在师范大学等着你们了,不过你可得记住一件重要的事情啊,要是记不住的话,当心我让你在全校师生的面前含着卫生巾!”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差点没有笑出声,不过后边还要一段话。

“至于重要的事情呢,就是带上我们的结婚证,喂,你不会是把我们的结婚证给丢了吧?”

整条短信的内容,就是这些了。

看完后,我干脆利落的打字回她短信:当然还在,不过我们那张结婚证有假的信息,以后有机会变成真的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喜欢我的同桌不太纯请大家收藏:()我的同桌不太纯新更新速度最快。